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庄 > 杨庄事故-中国铁路史上最为惨烈几则事故之一

http://haireniktv.com/yz/624.html

杨庄事故-中国铁路史上最为惨烈几则事故之一

时间:2019-08-19 11:0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百余名乘客魂断田野

  解读二十五载尘封档案

  直面铁路史上不为人知的残痛史页

  魂断杨庄:生命不克不及承受之痛

  清风萧瑟。兰考县杨庄车站,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站,现在孤单肃然地立在华夏田野。

  27年前一次突如其来的特大火车相撞变乱撞疼了这个偏远小站:一列疾驶的火车擦过冰凉的夜色冲向了另一列客车,跟着一声震天般的巨响,百余名无辜乘客魂断田野。因为汗青的缘由,这起稀有的特大变乱没有及时发布。几度风霜雪雨洗淡了缕缕血痕,却擦不掉时间的伤痛,杨庄这片地盘从此留下了永久的痛,撕心裂肺,难以平息。

  整整27个春秋,昔时出生的婴儿此刻已正值芳华妙龄。除了浩繁遇难者的亲人,有谁还记适当年的那场变乱?还有谁还在惦念着已长逝地下的亡灵?每次乘坐火车路过杨庄,听着车轮撞击轨道的庞大声响,我们的思路总飘得很远很远。那群素不了解的人常走进黑甜乡,真的但愿和他们做一番心灵对话,一路揭开那密封多年的谜底,反思这场血的教训……

  夏历癸未年新春到来之际,一场大雪笼盖了莽莽田野。我们几经辗转来到杨庄。在距车站不足200米处的铁路北沿,几株长得并不富强的松树下立着一面青石留念碑,上书“沈痛悼念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杨庄变乱遇难搭客!”一抔黄土,隔绝距离了阴阳两界;冰凉的青石碑就如许凝固起了这段不胜回顾的回忆——

  小站目击悲剧 变乱终结百命;

  1978年12月16日凌晨。刺骨的北风中豫东平原沉沉入睡。没人料到,一场史无前例的特大火车相撞变乱发生将举国惊讶。

  由西安开往徐州标的目的的386次列车向东一路急驶。按运转图划定,该趟火车在杨庄站要在侧线分钟,期待其它列车通行后再开动。然而此次车过杨庄站没在划定的车位停下来,却一改常态,好像得到节制的铁龙,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向前冲去。

  两个司机睡着了!车错过了制动机会,危险袭向了毫无预备的人们!

  车上绝大大都搭客已睡熟,丝毫没有感受到什么非常。一对新婚佳耦带着对重生活的憧憬,梦中显露了甜美的浅笑;一双可爱的双胞胎,从郑州上车起头就在妈妈怀里打闹撒娇,此刻也已挡不住睡意袭来,发出了轻细的鼾声;几名回家投亲的搭客归心似箭,昂首呆呆地望着车顶天花板,又累又困的他们大脑已不太清醒了,车上偶尔有来回走动上茅厕的,但也是睡眼惺忪,谁也没无意识到死神步步在迫近。

  凌晨3时许,凄厉的汽笛声打破了夜空的安好,从南京至西宁的87次列车呼啸而来。跟着一声震天的巨响,368次列车机车拦腰撞上87次列车的第6节车厢。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87次列车的第7、8、9、10节车厢在十几秒钟之内接踵与368次列车的机车相撞。庞大的冲击力使几节相撞的车厢与列车主体断开,滚落在道轨外面。长长的车厢像麻花一样扭曲在道轨几米开外,行李架上指头粗的铁条折成了一段一段,火车地板残片横飞。巨响敏捷传遍了方圆十余里,地盘似乎也在不住地颤动。沿线的不少群众误认为地动发生了,抱着被子,衣冠不整,以至裸体赤身夺门而出。

  豫东平原在惊诧中屏住了呼吸。清醒过来之后的本地老苍生,不约而同地把惊恐的目光投向了杨庄车站的标的目的,一种不祥之兆涌上心头。

  底子来不及反映,被撞击的87次列车的很多乘客就倒在了血泊中。哭声喊啼声此起彼伏,发生变乱的铁道路段顿成人世地狱。良多人还没从睡梦中醒来,生命之花就在一霎时凋谢了。

  伤亡325人!此中灭亡106人,轻伤47人,轻伤172人。这是截止到其时中国铁路史上最大的一次恶性变乱!这个数位惊讶了党地方国务院。

  本地群众闻迅赶来,自觉救援伤员。短短一小时,人民解放军驻兰考某部火速赶到,实施鉴戒和救援。本地GOV和社会各界也在最快的时间内组织力量赶赴现场,加入救援,附近病院的病床腾出来了,最好的大夫和最好的药品都被抽调过来……

  当日,国务院、铁道部就责成郑州铁路局放松处置,当真做好善后工作。铁道部特地派来了3名副部长到变乱现场调查,研究急救办法。

  华夏大地惊讶 村人二小援手

  杨庄变乱是惨烈的,救援勾当也是惊心动魂的。因为一些特殊缘由,其时的旧事媒体没有刊发相关动静,救援工作也很少留下材料,为此刻留下了如斯多的可惜。踩着厚厚的大雪,我们驰驱在变乱发生地附近的村子之间,寻找昔时的目击者和加入急救的人。从他们的讲述中逼真地感遭到现场焦灼的气味。

  老农人李二小就如许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惨痛的回忆,都刻进了额头皱纹最深处。昔时加入救援的兰考县仪封乡李寨村农人李二小不肯被称作“豪杰”,更不肯过多谈及那次变乱。其时的情状深深刺激了他,每次论述杨庄变乱,他就如做恶梦,手老是不断地哆嗦。

  诚恳厚道的李二小大名叫李桂书。因为干活勤快,与人驯良,人们都喜好叫他的小名李二小,大名反倒很少有人晓得了。25年前的李二小32岁,在杨庄车站当姑且工。嗜酒如命的他在昔时12月15日夜里喝了个酩酊酣醉,回抵家一头扎在床上睡得十分沈,仍是被车站的巨响惊醒了。李二小前提反射似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抓件衣服蹬上鞋子就冲向了车站。

  没有一丝星光,北风像刀子一样扎在李二小的脸上。一出村口就听到阵阵哭声嚎啼声从车站标的目的传来,看到常日里矫龙般的火车瘫倒在地上,残片和搭客行李散落得满地都是,李二小感应背上冒出了一股透心的寒意。

  现场只要为数不多的人在忙碌,李二小认得他们都是车站的职工。现场更多的是一些惊慌失措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吓傻的搭客,他们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还没从惊悸中回过神来。整个排场慌乱不胜,车站人员忙得焦头烂额。李二小冲大伙儿喊道:“车外的伤员只能期待救护车,我们要先把车厢里的人救出来。”说完,他从别人手里抢过一把钢钎,钻进一节翻倒的车厢内。

  从破裂的车窗爬进车厢,李二小看见车厢的座位翻到了头顶,歪歪斜斜,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断裂行李架的铁条横七竖八。搭客们大都昏迷不醒,有的伤至要害部位,曾经死去。还有一些被重物压着,呼救声已相当微弱,命悬一线。在李二小爬进的窗口旁边有一个面目面貌朝下的姑娘,李二小筹算拉她一把,可是刚一伸手扶,她的身子却重重摔在地上,再看她腹部已被断掉的行李架的铁条扎了个大洞,肠子流到了外面。脸上还残存留着她分开人世时的疾苦。

  “快——救救我……”微弱的求救声从撞开的车门下传出。一个干部容貌的人满脸是血,正艰难地伸着一只露在外面的手,向李二小求救。李二小赶紧把钢钎伸到车门下,用尽全力一点点撬起已变形的车门,才把那人给拽了出来,可那人的右脚已被挤掉。一看到本人右腿的森森白骨,那人惊叫一声晕了过去。李二小把他抱了起来,又从本人进来的窗口把他递了出去。转过身,李二小又看见车厢角落里一张几岁的小男孩的脸在一大堆行李下显露来。小男孩脸涨得通红,气喘不止。李二小小心地把他身上的杂物搬开,才看清他脖子被扭曲的行李架卡住。李二小用力搬开行李架,才把小男孩救了出来。

  文化程度并不高的李二小,却在此次急救中融会到了生命的意义。自此当前,李二小很少向别人讲本人救人的豪举。每年他城市到杨庄变乱留念碑前看看,默默蹲在地下,对着青石碑抽上两枝烟,袅袅升起的烟雾覆没了他的脸色,只要一闪一闪的火光在夜色中似在诉说着什么……

  众生罹难车厢 司机昧心言谎

  就在人们积极急救搭客的时候,惹事的368次列车正副司机马相臣和阎景发也先后从昏倒中复苏过来。他们几乎众口一词地和着泪水说出一句话:“还不如被撞死的好!”

  那一刻,没人晓得击溃他们心里的并非生的失望,而是无边的悔与恨。他们无法面临这无情的现实,无法面临面前的一切——因为本人的疏忽,竟然导致了列车的倾覆,让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因而饮恨而去。无颜再见世人,然而他们却恰恰没有在变乱中丧生,捡回了两条命。仿佛上天要让他们睁开眼睛看看本人所犯下的罪孽,并将为此接管法令的审讯和道义的训斥。然而,他们感应本人终究太细微,若何能承担起如斯重责。他们胆寒了,一场假话由此而生。两人商定,对外人称阎景发出兰考站后就进入机械间查抄,直至变乱发生,而马相臣没能在杨庄泊车是因为风泵途停,风压低,制动不灵所致。

  两人吃力地爬出火车头,踉踉跄跄地扑倒在沙地盘上。听着不竭传来的嗟叹声和哭声,看着乱七八糟、重创被毁的车厢和身边的各种惨状,他们的心枯如死灰。过了很久,一阵悸人的哭嚎才从马相臣胸腔中发出,带着哀痛的气流冲出声带时如被毁列车一样被扭曲,声音压制而沈闷。一个忙着救人的民工看见他这副样子,筹算扶他起来,可刚伸出手就被马相臣的身子躲开了——他连让别人扶持的勇气都没有了。那人又去扶阎景发,阎景发像被冻僵了的冰块一样目光板滞,动作机械无力。

  世上没卖悔怨药的,若是有,付出任何的价格他们也情愿买。然而,一切都无可挽回。回忆起一天来的履历,两人仿佛还在梦中——

  1978年12月15日早上,368次列车副司机阎景发按老例来到单元郑州机务南段进修。到了段上得知当天的进修使命是看一部片子,于是在点完名后他就回到了家。居室狭小,使房间里很多工具没处所放,芜杂地堆在一路,让阎景发一进家表情就很不舒畅。阎景发不单愿这种情况影响到本人的孩子,用了一个上午来收拾家里的物什。快到半夜时,他给家人做了顿午饭。

  午饭后的阎景发本来想歇息一下,可刚上床,3岁的孩子就趴在他身旁哭闹。他只得起身哄孩子,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下战书2时,他爱人才下班回家。原认为能够歇息了,可爱人说家里的自行车税牌还没办。于是阎景发又出门办税牌。办完税牌回抵家,爱人曾经上班走了,而孩子还在哭闹。无法之下,他只得再哄孩子。下战书5时阎景发又做了晚饭,直至7时赶往机务段也没能歇息一分钟。

  在机务段,阎景发见到了同伴马相臣。两人这段时间不断合作施行陇海铁路郑州至徐州区间的列车牵引使命,此日并没感应什么出格。他们一路来到机车库,对0194号机车进行一番查抄调试后,于晚上9时30分将机车开出库,10时30分,他们驾驶的机车驶入郑州站三股道,等待牵引368次搭客列车。

  列车慢慢驶出站台。行至开封东站时,一天没睡的阎景发感觉太困了,就对马相臣说:“我打个盹。”这个盹阎景发直打到兰考站。16日凌晨2时59分,列车从兰考站驶出,阎景发看看没什么非常环境,就又闭眼睡了起来,只剩下马相臣一人在驾驶。列车即将行至杨庄车站时,早已困倦不胜的马相臣其实对峙不住,就喊:“伴计,醒醒!”想让阎景发替下本人。但阎景发全然不知,马相臣没有再喊,他将时速调至40公里/小时进入杨庄车站侧线预备泊车。但此刻怠倦感袭来,他闭上眼睛睡着了。

  而此时,运转车长王西安正外行李车与列车长对小站泊车时间长短问题进行着激烈辩论,全然不知车已进站。列车在没有任何告急制动的环境下,没有减速驶向正线。列车将要出站时,马相臣俄然被迎面而来的87次列车的汽笛声惊醒,灾难将至的念头一闪划过他的脑际,完满是下认识的行为,他惊慌失措地利用很是制动。

  一切太晚了,368次列车带着庞大的惯性冲向了87次列车的腰际!

  激怒起烈焰 哀痛溢泪光

  郑州铁路工人文化宫。庄重肃穆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杨庄变乱案件。因为杨庄变乱影响极大,社会各界极为关心,上千人闻讯云集而至,翘首以待法令将若何评判共和国的铁道在线最惨痛的灾难。这一天,郑州铁路局开通了铁路沿线万多名铁路职工、在庭外旁听审理环境。

  变乱发生之时,已羞于活在人世的马相臣、阎景发和王西安作为查察院公诉物件,被带上了法庭。他们头颅低重,死力脱节上千人的眼睛向他们投出的训斥之网。

  上午8时30分,审讯长颁布发表开庭。刹时间,法庭的空气好像被凝固了一般,世人也象得到了呼吸似的一般,现场超乎寻常的沉寂。

  郑州市人民查察院的查察员作为公诉人向法庭提起公诉。他们庄重地指出,1978年12月15日,郑州机务南段机车司机马相臣、副司机阎景发驾驶春风3型0194号内燃机车,在郑州站牵引368次搭客列车前去徐州,按铁路运转图划定,于16日3时11分在杨庄车站须泊车6分钟,期待87次搭客列车驶事后再开动。但马、阎二人在进入杨庄站后打盹睡觉,没有按要求在划定地址泊车,继续以40公里/小时的速度向前运转,与正在以65公里/小时的速度进站的87次列车侧面相撞,形成搭客严重伤亡,是开国以来稀有的列车相撞特大变乱。郑州列车段运转车长王西安,值乘中精力涣散,不监督列车运转,不按划定立岗,当列车越过泊车点也未采纳告急泊车办法。此次变乱的发生,完满是因为司机、副司机和运转车长违章、违犯劳动规律形成的。变乱的惨痛让公诉人陈述的语气渐显激怒,那种天然吐露的感感情染着在场合有倾听的耳朵。很多人额头储蓄积累起了愤慨的眉峰,而眼眶溢出了伤感的泪水。

  公诉人称,市查察院对此案进行了大量查询拜访取证工作,向法院递交了告状书。鉴于受害的搭客和遇难搭客家眷以及泛博人民群众的强烈要求,请法庭对杨庄变乱次要义务人马相臣、阎景发和王西安赐与惩处!公诉人话音一落,整个法庭掌声四起。一些人从旁听席上站起,高喊:“严惩罪不容诛的火车司机”和“向他们讨回血债!”面临群情激怒的排场,审讯长和陪审员都感应了一种庞大的压力。几经要求,现场的情感才不变下来。随后,审讯长及陪审员向被告别离讯问了变乱发生的全数颠末,判定人员宣读了相关手艺判定的结论和记实。!T*Q

  旁听群众的呼叫招呼像一条条鞭子一样抽打在被告三人的心上,他们已不再害怕,只是感应一种史无前例的孤单。一次偶尔的事务,竟然置他们于千夫所指之地!在接下来的法庭辩说中,他们倒显得很安静。被告阎景发和王西安别离陈述答辩。他们认可了本人应负的义务。被告马相臣在辩护陈述中,也认可本人不应在值乘中打盹,本人应承担法令义务。此外,他又出人预料地提出形成变乱的别的两个次要缘由:1、单线行车的两头站在没有离隔时,不克不及同时接发列车;2、机车质量不良有“途停”。

  马相臣声音微弱。然而,他仍是一字一顿地注释说,本人不会推诿罪责。可是此次严重的灾难所带来的丧失太惊心动魄了,他必需把导致变乱的各类缘由一并提出,但愿铁路和机车所具有的问题都可以或许获得相关部分,特别是一些带领的注重。若是隐患不除,当前会不会呈现雷同的变乱,将很难说

  针对马相臣陈述的两个“别的”次要缘由。公诉人指出,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手艺办理规程》第230条划定,杨庄车站没有6‰的下坡道,是能够同时接发列车的。公诉人还指出,变乱发生后,郑州铁路局组织手艺判定小组,对春风3型0194号机车相关制动部件作了机能试验,一切一般。合适手艺划定。在变乱发生前,马相臣等在库内交班时,颠末查抄并没发觉和演讲机车制动系统有非常现象,运转过程中也无不良环境呈现。

  郑州机务南段值班员、杨庄车站值班员,以及当日值乘368次列车的乘务员和87次列车的司机都出庭作证。郑州铁路Pol.ice分处手艺科也就地发布了勘测成果,并出示了变乱形成恶果的材料和照片。看到这些照片,加入庭审的人群纷扰了,人们卑躬屈膝。一百余条无辜的生命,血淋淋的惨痛教训,面临这些数据和图片,旁听者们再也坐不住了。再加上公诉人的激昂大方陈辞,法庭的氛围沸腾了。

  老苍生有句口头禅,叫做“不杀不足以布衣愤”。然而法令需要摒弃更多报酬的情感,客观公道地审视违法犯罪现实,作出最初的判决。面临汹汹民议,若何连结法令的刚性和理性,使判决令人信服,成为审讯人员和群众配合关心的核心。

  律师据理雄辩 法庭公道宣判

  律师,在国外片子里擅于唇枪舌剑狡辩的人物,在人们的认识里距离本人很远。然而,在杨庄变乱的审讯法庭上,大师发觉他们就坐在现场,虽然他们不着法袍,但大师仍是感应了一种目生甚至不顺应。

  从1979年起头,也就是在杨庄变乱发生后,我国恢复中缀了20多年的律师轨制。这是我省实施律师轨制的第一路公开辩护案。再加上《中华人民共和刑事诉讼法》公布,杨庄变乱案件的审理刚好被郑州市定为贯彻这部法令的试点。这起案件的审理和辩护过程本身,就十分吸引公家的“眼球”。

  为被告辩护的两位律师王润屋和梅养正同样成了核心人物。

  本案中两个司机的辩护律师王润屋,昔时才48岁。1979年方才重返律师岗亭,此前他曾在郑州市房管局工作。整整一个炎天,他和梅养正顶着骄阳和暴雨,骑自行车四周奔波,作着艰辛详尽的查询拜访取证。

  王润屋在查询拜访中发觉,马相臣的居处紧挨一家工场,工场乐音很大,白日底子无法歇息。而阎景发家道很欠好,上要处理父母的户口问题,下要处理三个孩子的上学问题,爱人日常平凡工作又忙,晚上跑车白日无法一般歇息。两个司机身上,现实反映出了其时铁路系统对职工,特别是夜间跑车的职工糊口关怀不敷的现实。

  王润屋又细心翻阅了《铁路手艺办理规程》,连系杨庄变乱,他认为:一、杨庄车站只是一个四等小站,只要正线、侧线两股线路,没有离隔平安设备。《规程》划定:应禁止同时接发列车和同标的目的同时接发列车。变乱发生当夜,即1978年12月16日,该站却同时接发了两对列车,这现实是违反《规程》划定的。现实上也恰是此举为变乱的发生埋下了隐患。二、被告人马相臣、阎景发是蒸气机车司机和副司机,按照《规程》中“未经手艺锻炼和查核,没有取得内燃机车司机驾驶证,应禁止承担内燃机车驾驶”的划定,马阎二人此次出乘,本身就是其单元的错误放置。因而,其单元对变乱的发生有不成推卸的义务。

  庭审中王润屋将这两条次要缘由和两人的家庭环境做为辩护来由进行陈述,获得了合议庭的高度注重。

  后来成为河南省政协副主席的梅养正,适年50岁,他是郑州市的第一个专业律师。因为具有深挚的法学造诣,加之泛泛所表示的异乎寻常的沉着与胆识,被指定为王西安的辩护律师。该他出具辩词了。只见这位目光炯炯,一身儒雅之气的律师从容站起,沉着地扫视了在场合有人的眼睛。现场登时陷入了安静。大师想晓得,这个律师如何为被告摆脱。他认为,对于本案来说,只要把义务者绳之以法,才能告慰死者亡灵。3个一贯普通俗通、安静糊口的人,怎能因一次疏忽而独咽下此日大的苦果?他们推不掉各自应担负的义务,但他们的失误若是没有客观要素,杨庄变乱也不会发生。若是把全数罪责都推向3人,同样不合适法令的精力。作为一名律师,本人有义务澄清变乱现实,明白义务,维护法令的公道和威严。

  梅养正言语简练,只为王西安提出了两条辩护来由:一是作为运转车长,外行车过程中该当在列车最初的守车值乘,而368次列车当日运转时并未加挂守车,王西安只好坐在列车后面的行李车值乘,有列车长和行车员出庭作证,撞车前王西安是在谈工作而非聊天;二是王认罪立场较好,变乱发生后及时下车急救伤员,有建功表示,这与二司机事发后订立攻守联盟构成明显对比。因而,梅养正建议予以从轻惩罚。

  两位律师的辩护无疑是成功的。他们诚心的话语,结实详尽的查询拜访,有理有据、合情合法的陈述,打动了人们的心。辩护竣事后,法庭再一次陷入安好,所有的人都凝思沈思。可是顷刻之后,法庭氛围急转直下----两位律师的辩护博得了强烈热闹的掌声。基于案情现实,法庭当庭宣判:

  马相臣,杨庄变乱间接义务者,判处有期徒刑10年;

  阎景发,杨庄变乱间接义务者,判处有期徒刑5年;

  王西安,杨庄变乱间接义务者,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听到宣判成果,被告席上的3人又一次被推到了情感的另一个边缘。存亡之事怎能如斯出人预料。一个极偶尔的变乱让三人命运经受了世间最大的波动。不知是懊悔仍是喜悦的泪水顺着面颊慢慢流了下来。

  这起案件因而成为恢复律师辩护轨制以来首场由律师辩护的典范案例而载入史册。虽然颠末24年的岁月,很多加入庭审的人还能清晰地记得辩护人出色的辩护,还感觉仿佛工作就发生在今天。

  变乱烙下深印 石碑悼念亡魂

  在对这起恶性变乱的处置中,一系列“担任同志”为其在工作中负的义务进行了另一种形式的“兑现”:廖诗权,铁道部副部长兼郑州铁路局局长,被国务院赐与行政记过处分;李银昌,郑州铁路机务南段党委书记,被铁道部赐与行政记大过处分;孙建洲,郑州铁路机务南段段长,被铁道部行政记大过处分。

  这起稀有特大变乱的影响,震动华夏、波及全国。斑驳的血痕和闪灼的泪光冲刷出铁路部分在办理中具有的各种深层问题。好比带领工作不结实、不深切,对平安出产抓得不严,不细,对运输出产焦急工种和要害部分抓得不狠,要求不严。此外对职工出格是一线职工糊口缺乏关怀,根本工作亏弱等问题都十分夺目地表露去世人面前。

  为了吸收血的教训,1978年12月19日,郑州铁路局召开全局广播德律风会议,局长廖诗权亲主动员,阐发变乱缘由,号召全局职工及家眷步履起来消弭平安隐患。铁路局还组织全局中层以上干部1140人深切下层抓平安出产工作。

  郑州机务段在变乱发生后,加大科研力度,在机车上配备了无线列车安排德律风机车主动信号系统和机车主动泊车安装。这些平安手艺办法后来推广到郑州铁路局甚至全国铁路系统,无力地鞭策了全国上下的铁路平安运营。

  为了保障值乘人员获得优良歇息,郑州铁路局遍及成立了待乘室,值乘人员出车前至多要在此歇息4个小时,待乘室办理极为严酷,这一办法延续至今。

  杨庄变乱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郑州铁路机务南段所有内燃机车驾驶室内都有一行夺目的红字----“服膺杨庄变乱血的教训!”在提醒每一位司机行车平安。

  1979年8月,一个阴雨霏霏的日子郑州铁路机务南段一行人来到杨庄车站变乱现场。200多天的日出日落,使变乱现场几经雨雪洗刷和骄阳曝晒,已与他处无异。然而,面临面前冰凉的道轨,听着一趟趟列车疾驰而过的声响,世人仿佛看到了悬浮空中不肯离去的百余冤魂。连缀不停的雨水像他们永不干涸的泪去世人心头滋洇开来。死者长已矣!专一堵石碑长立于斯,年年凭吊!

  《严重事务》举报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打算”来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邀你共品!

  TA的最新馆藏

  血染的赌局: 朝鲜和平马踏里西山之战 (转贴)

  ????稀世奇花,百年一见.....放到圈子里伴侣会爱死你的!

  花居大全(下)

  花居大全(上)

  36朵《夏季花》,美呆了!

  稀有的奇花异卉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